千赢国际|官网 > 资料云 > 涉藏期刊库 > 中国千赢国际 > 2018年 > 第一期

甲登活佛:何念佛祖重恩?常怀利他之心

宋家丽 发布时间:2018-02-12 14:26:00来源: 中国千赢国际

  甲登•洛绒向巴,自三岁起被认定为四川甘孜大金寺活佛,十二岁回家务农,而立之年返回寺庙修复文物,开办慈善学校,后任县级、州级领导职务、甘孜州佛教协会会长、全国人大代表。尽管人生跌宕起伏,但从与佛结缘的那一刻起,甲登活佛说,他总是感念佛祖的恩情,“说真话、办善事”。

  转世活佛

  甲登活佛今年71岁,1949年按藏传佛教宗教仪轨被认定为甘孜大金寺活佛,用他的话讲,算是解放前“老资历”的活佛。对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来讲,回忆起自己3、4岁时的事,显然有些困难。当被问到作为转世灵童,自己是否有些与前世活佛的法缘时,甲登活佛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。他说,“听寻访我的老喇嘛说,我可以认出前世仁波切的东西,坐床的时候也没有哭闹。”但他自己觉得,“与别的小孩儿无异”,也没有外界传言的,小活佛要比别的孩子更聪明些。

  常伴青灯古佛的日子,对于孩提时的甲登活佛虽然清苦但很充实。启蒙时跟随经师学藏文拼读,再大一点开始接触佛经。从那时起,直到今天,即使担任数职,每天日程被会议、调研、走访信教群众、佛学院教务等各种工作排得满满的,他都要坚持念经。“每天要念三个小时,念不满,我心里会很不舒服,感觉空空的”,甲登活佛说。有一段时间,因腿部关节需要动手术,趟在病床上的甲登活佛,仍然叫身边的侍僧将经书录成音频,每天念诵。

  说起对自己影响最深的人,甲登活佛说,一位是自己的经师、一位是十世班禅大师。

  “我的启蒙经师并不是非常有名的高僧大德,但他以身示范,教育我常怀谦卑之心,我至今仍铭记在心。”甲登活佛回忆,经师无论与谁交谈,总是非常谦虚。即使宗教学识造诣很高,但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仍是:“这些我也不是很懂,比我知识更渊博的人会知道。”

  由于自己是小活佛,信教群众时有供养煤油。那个时候,点煤油灯算是件奢侈的事。晚上经师与他念经时,他们一起使用煤油灯。经师饲养了一头母牦牛,用牛奶提炼出的脂肪做成酥油。只要不和小活佛在一起,经师就只用佛像前的酥油灯来照明。“我父母常给他做新僧衣,他只收过一套,还是有重大佛事活动才会穿。”甲登活佛回忆道。

  利乐众生

  甲登活佛是大金寺住持。按藏地风俗,百姓对僧人和寺庙供养十分虔诚。大金寺是在甘孜藏区相当有影响力的一座寺庙,并且以善于经商出名。在旧时藏族地区,有些大的寺庙拥有自己的僧兵和经商喇嘛。大金寺经商喇嘛每年都会组成马队,游走在旧时康定、甘孜、昌都及拉萨等地经商,资本十分雄厚。现如今,当地百姓还会以大金寺为荣。“大金寺确实以汇集众多格西(格鲁派最高学位获得者)和大商人为名”甲登活佛介绍。

  身为如此有名的一座寺院的住持,甲登活佛生活却十分朴素。因为忙于主持甘孜州佛教协会等工作,他大多时候不能驻寺修行,而是住在康定市一座普通民宅中。穿过一片相对繁闹的市集,左转后是一条相对狭小的胡同,活佛的住房位于胡同尽头的二层楼上。甲登活佛在腿部动完手术后,登上这短短十几节台阶,比普通人要辛苦很多。

  这座公寓房与周围民居无异,唯独门上贴有时轮金刚的护持标识,似乎才透露出些许主人的身份。活佛并没有专门用来接待客人的房间,他的起居室兼书房平日应该就用于会客了。中间的墙上挂有一张巨幅布达拉宫图片,下面有几张他参加活动的留影。不大的房间摆放有欧式沙发的一边堆满了各种书籍,另一半放置藏式沙发和茶几。茶几上盛有自家打制的酥油茶和酸奶,是活佛用来招待客人的。人参果拌上酥油和酸奶有浓郁的藏家风味。据随侍的小僧人介绍,活佛平日饮食很简单,大多时候只有糌粑、藏面和米饭而已。

  虽然自己生活非常清净,但只要回到寺庙,甲登活佛总会带些糖果和水果分发给前来请他赐福的老百姓。像他这样在当地有影响力的活佛,按藏族传统习俗,出行是非常隆重的。为了不打扰信众,活佛大多时候只能“秘密”的回寺庙。但只要老百姓听说他回来了,必定是奔走相告、夹道欢迎。而活佛也总是不辞辛劳的满足他们各种愿望,给他们以心灵的慰藉。

  活佛之所以被信教群众尊重,是因为他们有普度众生的大爱之心。1994年,甲登活佛创建了一所慈善学校。“我是活佛,总得为老百姓做些实实在在的事”,问及建校初衷,他这样说。甲登活佛家乡甘孜县地处高寒地带,恶劣的自然环境制约了当地的发展。甲登活佛介绍,以前在他家乡,只有两个喇嘛能用藏文写信,剩下的基本都是文盲,信要寄往国外,只有到县城找唯一一位懂英文的人来写地址。“我非常着急,只想着他们要学知识,有了知识才有希望。”于是,他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,还卖掉了3匹马,四处募款,可以说是历经千辛万苦,才勉强将学校建起来。

  刚开始,学校计划招收80名8至14岁的农牧民子女,但听说可以识字学千赢娱乐,远近村子报名的人多达130人,这其中还有很多成年人。活佛给他们解释,自己筹来的钱,不够维持这么多人的开销,“但他们都哭着不走”,活佛回忆道。宁可再去筹钱,也不能把他们拒之门外,这是一个出家人最本能的慈悲心。学生中,小一点的免费接受9年义务教育;大一点的除了千赢娱乐课外,接受一些诸如汽修、缝纫、唐卡、藏医药之类的技能培训。

  孩子们住宿、饮食、教学用品和教师的工资全都来自于慈善捐助。有的孩子太小,父母需要陪读。这样的家庭会自己带些糌粑,此外开销也均有学校承担。就这样,甲登慈善学校在坎坷风雨中走了23年。现在学校处境好了很多,作为社会力量办学被认可,学校获得了很多荣誉和奖项,当地政府也时有支持。“除了要提高教学质量外,我还想为更多的贫困、残疾学生提供教育机会”,这是活佛的心愿。

  爱国爱教

  在甲登活佛会客室右侧高高堆起的书上,有一幅十世班禅大师的法相照片。很多人说起甲登活佛,都用“在大是大非上从不含糊”来形容他。“我自年轻时便追随班禅大师,大师赐予我大威德、长寿佛、绿度母等殊胜灌顶,也为我传法、开示,我始终不能忘记他的教诲——爱国爱教”,甲登活佛动情地说。

  甘孜州佛教协会会长这个职务,可以说是甲登活佛肩上最重的担子之一。年逾古稀的他,本想辞去佛协会长一职,让年富力强的人士来接任会长一职,自己可以辅佐其尽快成长,并专心做些培养年轻宗教人士的工作。但在最新的一届选举中,甘孜州五大教派僧人一致推举他连任会长一职。他说:“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,我非常荣幸。虽然我的年纪和身体继续工作,个人会有些吃力,但为了不辜负大家的信任,我想应该接受任命。”

  由于某些历史和现实原因,甘孜地区一直处于“反分裂、反藏独”斗争的前沿阵地。在这种形势下,宗教界人士对于信教群众的引导尤为重要。甲登活佛作为爱国宗教人士,以引导信教群众维护社会稳定、民族团结为己任。自2014年起,甘孜州佛教协会组织300名宗教界高僧大德,包括堪布、格西和活佛到各个寺庙进行宣讲。

  在给信教群众宣讲前,宗教界人士自己思想得通。在长期复杂尖锐的斗争中,宗教界人士思想存在不统一的现象。这其中,大多数人坚持高举爱国爱教旗帜,但还存在一些中间派、观望者,甚至极少数分裂分子。迫于种种压力,很多宗教人士不敢公开说一些爱党爱国的话,更不敢公开反对分裂势力。在甲登活佛在倡议下,甘孜州佛教协会确定在全州佛教界开展“五热爱两遵守三负责”即热爱中国共产党、热爱祖国、热爱人民、热爱民族团结、热爱佛教;遵守法律、遵守戒律;对国家负责、对人民负责、对佛教负责为主题的学习教育活动(简称“五二三”活动)。在一次佛协召开的会议上,有五、六名有一定影响力的僧人提出,“五二三”活动的内容他们基本上都认可,唯独把热爱中国共产党也写进去,他们想不通。他们认为,中国共产党是唯物主义政党,不相信宗教,所以只宣讲爱国爱教就可以了,不用宣讲“热爱中国共产党”了。甲登活佛在看会议纪要时,看到反对意见,便召集这些人又开了一个小型座谈会。

  “爱国首先要爱党,你们承认自己爱国,就是将自己视为一名中国普通公民。而中国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繁荣发展的。只有国家好了,人民才好,宗教界也才会好。宗教界要想健康发展,必须要靠共产党的领导”甲登活佛说。他解释道,近年来,党和政府加大了藏区水、电、路、通信的建设力度,将符合条件的寺庙僧尼纳入了社保范围,作为僧人,要感念这种关爱。

  “当然,有不同的想法,说出来是对的。这种交流和沟通应该值得鼓励”。甲登活佛认为,有些宗教界人士思想不通,可能还是来自于个别干部做事情方法欠妥当。他说:“不能把某些干部个人错误做法归咎于党的领导不好。藏区这些年发展变化是有目共睹的,很多从国外回来的僧人还说共产党对百姓好了。我们更要对共产党有信心,自觉将信教群众引导、团结到爱国立场上来。”

  就这样,宗教界人士觉得自己说出了想说的话,而且得到了尊重,思想也通了。甲登活佛亲自带队到理塘、石渠、德格县宣讲,学教活动成效显著,不仅僧人反应很好,还受到了甘孜州、四川省甚至是中央领导的肯定。在被问到这样做是否怕得罪人时,甲登活佛说,“我是个出家人,要说实话。从佛教教义上来说,我也必须说实话。”

 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,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加强作风建设、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工作,这些藏区的百姓也都深受鼓舞。特别是精准扶贫工作,百姓切实得到了实惠。“佛教讲求‘利他’,作为一个执政者和国家领袖,百姓就是众生,真正对百姓好,就是释迦牟尼弟子讲的普度众生。这样的人,都会被藏族老百姓视为佛菩萨。”

  正法传承

  甲登活佛亲力亲为、奔波于各个寺庙进行宣讲的同时,还有一份工作任务也很重。那就是,作为四川藏语佛学院院长,培养年轻一代藏传佛教人才。

  甘孜州共18个县,身为院长的甲登活佛身兼考评官,要亲自去寺庙招生。七八月的川西北高原,正逢雨季。暴雨、地震、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频发。虽然国家投入大量资金用于修路,但一遇到暴雨,山体容易发生滑坡崩塌。往往四、五百公里的路程因为绕行,要多走二、三百公里。藏地寺庙又多建在偏远僻静处,往返极不方便。

  八月初,短短的十几天,甲登活佛辗转于成都、康定、白玉县、甘孜县数地。年轻人每天赶6、7个小时的路都会觉得疲惫,但甲登活佛却说,“我做的还很不够,特别是在对青年宗教人士的培养上,还要多下些功夫”。

  “政治上靠得住、学识上有造诣、品德上能服众、关键时起作用”是合格僧才的标准。甲登活佛认为,现在的年轻僧人修行不够,僧才队伍素质良莠不齐。

  “佛教教义是为众生服务的,要关心国家、关心老百姓,这才是一个宗教人士该想的事。此外,作为公民,僧人还要了解国家法律,如果信教群众有违法行为,还要多加引导”,他说。

  过去藏区条件很艰苦,但出过不少在宗教造诣上有大成就的大德高僧。他们潜心修行,从不为自己闻名利养这点私欲,做违背佛法教义的事。一本佛经,大德们要反复念诵,参悟个中道理,才能为信众讲经说法,老百姓也才会觉得他有加持力。甲登活佛说:“我常跟年轻人说,老百姓天天求你加持,你自己没有那个能力,怎么去加持他们?”

  这就是甲登活佛,一个与新中国一起成长的活佛。在他的身上,也体现了一批高僧大德持戒精修、利乐有情、普世济人、爱国爱教的优秀品质。他们中的很多人,为了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进行了和正在进行着不懈的奋斗。

(责编: 于超)

版权声明:凡注明“来源:千赢国际|官网”或“千赢国际|官网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归高原(北京)千赢娱乐传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体转载、摘编、引用,须注明来源千赢国际|官网和署著作者名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